你好,歡迎來到易閣字畫網!
當前位置: 首頁 > 藝術市場 > 收藏熱點
鑒定資訊IDENTIFICATION INFORMATION

明清這些畫家畫的猴,各顯靈韻

更新時間:2019-08-24 文章來源:易閣網 文章作者:【易閣網】 點擊: 3997 次

十二生肖中,猴子象征著活潑、聰明,深受人們的喜愛。在繪畫領域,猴子屬于走獸一科,畫家常將猴子、蜜蜂、馬這三個物象畫在一起,取“馬上封侯”之意。下面來了解一下明清時期畫家筆下的靈猴吧!

明宣宗(1399---1435)朱瞻基熱衷于生肖繪畫的創作,傳世的大量作品中,不乏羊、鼠、猴、犬等,是明清畫家中所繪生肖走獸品種最多者。雖然他日理萬機,並未有太多閑暇精于繪事,有論者據此認爲他的作品中不乏代筆之作,但現在托名而存世的作品中,多有共同特點,比如每幅畫大多較爲細膩,尤其對走獸的刻劃方面,精細入微,與職業畫家相比,亦未遑多讓;作品多有“宣德xx年,禦筆戲寫”等題款,並钤“廣運之寶”朱文大方印于其上;其作品多經明清宮廷鑒藏,並有多方鑒藏玉玺。《戲猿圖》便是如此。此圖所繪三只猿猴嬉戲于樹上岩石間,爲猿猴三口之家的生動再現,表現其天倫之樂。作者署款“宣德丁未禦筆戲寫”,钤朱文方印“廣運之寶”和“禦府圖書”。“宣德丁未”爲1427年。此圖經清宮鑒藏,有“乾隆禦覽之寶”、“嘉慶禦覽之寶”等宮廷鑒藏印記,同時尚有“欽賜臣”、“臣荦”等印記。此圖曾著錄于《石渠寶笈初編(禦書房)》,現收藏于台北故宮博物院,是一件流傳有序的明宣宗佳作。

與明宣宗大致同時的“浙派”是明代重要的繪畫流派,其代表畫家爲戴進、吳偉等人。《行旅圖》(瑞典東亞博物館藏)雖然沒有署款,但從畫風看,與戴進(1388---1462)極爲接近。所繪一高士拄杖行于山間小橋,書童攜琴緊隨其後。這類構圖與題材在明代山水畫中極爲常見,是典型的攜琴訪友、溪山行旅等慣用素材。所不同的是,畫面中蒼老的松樹上出現兩只猴子,一只雙臂懸于樹枝上,作蕩秋千狀;一只伏于樹幹上,作棲息狀。雖然只是襯景,但猴子的頑皮,已活靈活現地在畫中表現出來。圖中山石,多爲斧劈皴,爲典型的浙派畫風。

比《行旅圖》稍晚的《羅漢白猿圖》(弗利爾和賽克勒美術館藏)也是一件佚名畫作。從畫風看,時代當爲明代後期或接近清代前期。所繪一羅漢坐于蒲團,右手拈須,左手拈花,一只白猿仰頭注視著羅漢。羅漢的雍容淡定,白猿的憨態可掬,在畫中栩栩如生地表現出來。人物的衣紋線條與晚明時期的陳洪绶(1599---1652)接近,但其賦色與格調則與陳洪绶迥異。

到了清代,文人畫家筆下相繼出現了猴子的形象,猴子由襯景走向畫中的主角。這在張問陶的《雙猴圖》(四川泸州博物館藏)、王雲的《松猴圖》(廣東省博物館藏)、居廉的《狨猴》(香港藝術館藏)、倪田的《松猴圖》(四川美術學院藏)、程璋的《猴石圖》(廣東省博物館藏)、《猴雪景圖》(廣東省博物館藏)和姜牧的《猴戲圖》(廣東省博物館藏)等作品中可看出來。

張問陶(1764---1814)兼具詩人與書畫家雙重身份。他字仲冶,一字柳門,號船山,自稱“老船”,因擅畫猿猴,故自號“蜀山老猿”,四川遂甯人,清乾隆五十五年(1790年)進士,曆任翰林院檢討、江南道監察禦史、吏部郎中、山東萊州知府等職,晚年辭官寓居蘇州虎丘山塘,有《船山詩草》行世,與袁枚、趙翼合稱清代“性靈派三大家”。繪畫方面,山水、花鳥、人物兼工,在清代中期畫壇獨樹一幟。其《雙猴圖》是其水墨寫意代表。該圖所繪兩只猴子坐于樹幹之上,一只抓耳撓腮,一只若有所思。作者純用水墨暈染,將蒼勁的古樹與曆經滄桑的猴子融爲一體,或爲作者之自況,或者是傳遞一種“曾經滄海難爲水”的人生感歎。

居廉(1828---1904)是晚清時期名重嶺南的花鳥畫家,因其弟子高劍父、陳樹人創立了享譽20世紀畫壇的“嶺南畫派”,其名字也隨之廣爲人知。他字士剛,號古泉、隔山樵子、隔山老樵等,廣東番禺人,擅畫花鳥、草蟲,兼擅人物、山水,與從兄居巢(1811---1865)並稱“二居”,對晚清以來的嶺南畫壇影響甚大。其弟子遍及嶺南,晚清民國時期廣東地區從事美術教育者,大多出于居氏門下,一時有“居派”之稱。他長于寫生,其繪畫以撞粉之法著稱,其畫清新自然、生動有趣,《狨猴》便是其代表作。該圖並無作者款識,僅钤白文方印“居廉印信”和“古泉”。所繪一只狨猴坐于樹上,其孤獨無助的性情躍然紙上。畫上有居廉弟子伍德彜(1864--1928)長題:“丙戌人日,余與居隔山、楊添茅、何一山、蕭伯瑤諸老泛舟花埭,爲遨頭雅會。至翠林園。見此獸狀類小猴,高僅六寸,重不十兩,頭圓眼大,毛作黃金色,細密如綿絮,不食人間煙火。最奇者,飼之以果,則口中雙舌並出,衆所未睹,莫能舉其名。隔山老人歸而圖之,至數十紙,以資考博。後有識者,謂此豆蔻狨也,産自波斯國,因名之。此幀乃隨意之筆,然形神畢肖,栩栩欲活,尤爲超妙。俊民二兄得于畫肆,出以質余,忽觸老輩舊遊之感,越今二十三載矣!是會有詩,故猶記年日也。戊申九月,德彜識。波斯國下漏嗜食豆蔻四字”,钤朱白文相間印“伍德彜”和朱文方印“逸叟”。據此可知此圖實爲寫生之作。伍德彜稱其“乃隨意之筆,然形神畢肖,栩栩欲活,尤爲超妙”,可謂的評。

倪田(1855---1919)是晚清時期“海上畫派”畫家,初名寶田,字墨畊,別署墨畊父,號墨道人、墨翁,又號璧月盦主,江蘇江都人,寓居上海,擅畫人物及走獸,尤擅畫馬,《松猴圖》雖然不是其代表性作品,但亦可看出其大致畫風。所畫四只猴子群棲于松樹之上,或擡頭望月,或低首探視,或長嘯當歌,或靜坐冥思,各具情態,不一而足。倪田很好地表現了“海上畫派”畫家雅俗共賞、由文人畫向世俗畫轉型的畫風,此作可見一斑。作者署款曰:“光緒乙未六月之吉,邗江墨耕倪田寫于滬上”,“光緒乙未”爲1895年,時年作者四十一歲,乃其盛年力作。

清代猴畫中,也不乏佚名之作,《靈猴祝壽圖》(美國弗利爾和賽克勒美術館藏)和《羅漢猿羊圖》(美國弗利爾和賽克勒美術館藏)便是其例。《靈猴祝壽圖》所繪一只白猿肩背壽桃、菊花、松針,手持靈芝,如人行般前行。猴子的形態,幾乎與人無異。壽桃和靈芝,都是祝壽的祥瑞之物,故此圖的用意在于祝壽。而白猿的形象,也似爲百年老猴,蒼老而神采奕奕。以此來表達祝壽之意,可謂別出心裁。畫中襯景之山石、雲彩、瀑布等,其畫法則爲清代中後期風格。《羅漢猿羊圖》分別繪猿猴和山羊向羅漢獻花,“羊”代表吉祥,“猴”則爲“封侯”,故此圖是一件具有吉祥寓意的人物畫。羅漢的畫法,承繼了宋元以來的羅漢圖範式,而襯景之松樹,則爲清代中後期畫風。此圖並無作者署款钤印,裱邊右下角有朱白文相間印“吳榮光”和朱文方印“石雲山人”。兩印爲清代鑒藏家吳榮光常用。吳榮光(1773---1843),字伯榮,一字殿垣,號荷屋、可庵,晚號石雲山人,別署拜經老人,廣東南海人,清嘉慶四年(1799年)進士,曆任禦史、湖南巡撫兼湖廣總督、福建布政使等,富藏金石、書畫,兼擅書畫,著有《曆代名人年譜》、《筠清館金石錄》、《筠清館帖》、《辛醜銷夏記》、《帖鏡》、《石雲山人文集》、《綠枷楠館錄》、《吾學錄》等。據此可知,此圖流傳有序。

當然,明清畫家筆下的靈猴遠不止以上諸圖。本文僅從寓目的數件作品中窺視明清畫家畫猴的大致風貌。由于“猴”在民間文化中所表現出的吉祥寓意,故在明清繪畫中,除寫生之外,所繪的靈猴多寄托了作者的良好願望。在明清時代,文人畫開始走向衰落,代之而起的是以迎合大衆審美需求的世俗畫。所以,包括靈猴在內的繪畫題材大量出現,是這一時代大衆美學與文人畫此消彼長的一個縮影。雖然世俗畫並未壓倒性居于上風,但確乎反映出當時的繪畫風尚。

  

問:客廳挂什麽畫比較好?

答:這裏給您推薦花鳥畫。人們常說:“花開富貴,大吉大利”,花鳥畫有大吉大利、招財辟邪、好運連連等美好寓意,適合挂在客廳作裝飾之用。

問:作僞者“改頭換面、張冠李戴”具體指什麽?

答:作僞者利用殘破字畫或無款字畫,采取挖、洗、添、改、移等各種手段,將無款作品變成有款作品,將近代作品改成古代作品,將一般作品改成名家作品。

問:書房挂什麽畫比較好?

答:書房是學習、辦公的場所,可以挂上一幅墨竹圖,竹子是君子的化身,代表堅持、純潔和虛心,同時竹子又有平安、高升的美好寓意,挂在書房再合適不過了。

問:朋友公司開業送什麽字畫祝福比較合適?

答:國畫竹子就挺不錯的,竹子不畏環境艱難茁壯成長,有著極強的生命力,送朋友竹子圖,祝願他的公司能夠像竹子一樣不懼艱難困苦蓬勃發展。

問:書畫投資怎麽樣?

答:書畫投資風險小,獲利穩定,現在來說是非常火爆的,但是要注意的就是投資時一定要擦亮眼睛。

問:五谷字畫的審美價值是什麽?

答:五谷糧食畫立體感強,視覺沖擊效果明顯,給人一種震撼、親切的感覺。用五谷雜糧作畫,給人一種親和力,體現出一種人與自然和諧之美。

問:字畫中的小品怎麽理解?

答:小品是指體積較小的字畫。可橫可直,裝裱之後,適宜懸挂在面積較小的牆壁或房間,十分精致。

問:辦公桌對面挂山水畫是否合適?有什麽風水禁忌嗎?

答:山水畫是辦公室軟裝中最爲常見的題材。而且在風水上,山爲靠山,水爲財運,此類字畫非常適合用來裝飾辦公室。

相關評論